" rel="nofollow">

亚博yabo

创作成果
张晓惠〡​以使命与担当,催发樱花灿烂绽放一一记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援鄂抗疫团队
文章作者:张晓惠  发布日期:2020/6/4 阅读次数:[1693]   来源:
    4月8号零点,当——当,江汉关的钟声在天地间激荡起雄浑的回响,呜——呜,知音号游轮发出清脆的鸣叫,长江、汉江两江四岸近千座楼宇、七座大桥瞬间闪烁出璀璨辉煌:“武汉重启”四个大字赫然闪现!几万人的呼喊声、欢叫声和钟声、汽笛声融进了江水,融进了这条生机勃勃五光十色的夜空,融进了这历史悠远的百年大钟之声,融进了每个人的心底。
    从长江大桥到长江二桥直至跨越长江、汉江的七座桥梁,从龟山到蛇山绵延25公里的水岸线,巨大的长江电子巨屏横亘在江水与天地之间,忽地一句“感谢你为我们武汉拼过命”鲜红闪出,一直喜悦地观看这灯光秀,盐城市第一批援鄂抗疫医疗队的队长,37岁的颜春燕再也控制不住喜悦的泪水:这座英雄的城市醒了!伫立在江边的队友们都流泪了,这泪水中有多少疲累和辛劳,更有满满的骄傲与自豪:这座城市重启了,我们为她的苏醒拼过命!所有的付出都值了!
    江堤株株樱花,在璀璨的夜色中,在大钟声、汽笛声、队员们的欢呼声里欣然绽放。
    集结号吹响,战“疫”应有我
    “我报名!”、“我报名!”
    “我是共产党员,请批准我上前线!”
    “我在ICU工作时间长,有经验!”
    “我是单身,没有牵挂,请院领导考虑我!”
    ……

    生命重于泰山,疫情就是命令!在国家需要的时候,挺身而出迎难而上,是职责,是使命。请战书上是慷慨,是激昂,是一枚枚鲜红的手印。

    此时,春节刚过,鲜红的福字、高挂的灯笼洋溢着新春的喜悦。但这又是一个牵肠挂肚的新年。新闻里,报纸上,微信中,新冠病毒、肺炎、疫情、感染,焦虑、恐慌的情绪在蔓延。
    武汉告急!湖北告急!
    急需医生,急需药物,急需病床,急需救援物资!各种关切和焦急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。每天一睁眼,都是眼巴巴地等确诊病例的数字,是增加?是延续?还是减少?哪怕稳定哪怕少增长!
    “弯弓征战作男儿,梦里曾经与画眉。”颜春燕在家中收拾着大包小袋,心中回荡着杜牧的《题木兰辞》。春燕的父亲曾是一名军人,给了女儿很大的影响。“和平年代,作为医护人员的帮助患者和病魔做斗争,也是另一种战场。工作中每次抢救病人和时间赛跑,成功挽救病人生命时,总是有着欣慰和成就感。”春燕一直这样认为。
    毕业于武汉大学的穆根华总想再回去看看珞珈山的樱花,总想回去和恩师们聊聊天和老友们叙叙旧。谈起武汉穆根云一往情深:“那些青葱岁月里的美好回忆,总埋藏在我的心底,陪伴着我不断地历练成长。繁忙的工作没能再回武汉,但珞咖山的樱花永远绽放在心头。”在得知有援鄂任务时,儒雅平和的穆根华第一时间递交了请战书。“一想到昔日的老师和同窗们已在抗疫前线奋战许久,就恨不能飞奔到那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。有一万个理由告诉我:我必须去武汉前线!”
    有着20年党龄53岁的鞠云枫是盐城市一院内科副主任、心内科副主任,也是第二批赴鄂医疗队队长,他早就递交了请战书。其母亲岁数大了,鞠云枫选择了不告诉母亲,就告诉她,自己被调到了医院的隔离病房工作,暂时不能回家。
    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!我喜欢林则徐的这句话。”慷慨陈辞的是一张娃娃脸的九零后关甜:“我单身,没有拖累,请批准我吧!”
    ……
    作为医护人员,谁不知道这场疫情的凶险?何况,武汉也有医护人员已经被感染!一次次申请,一次次请战,不计报酬,无论生死!只请领导批准!市一院近千名医护人员在请战书上,按下代表心迹的红色手印。
    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是有着800多万人口的盐城市规模最大,医技能力最强,医疗设施资源最为丰富,集医疗、教学、科研、康复、急救为一体的国家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。此次先后出征武汉的两批计59名医疗队队员,是从千余名医护人员精挑细选出来的。他们均有重症护理的经验,都有着在ICU重症病房、ICU、急诊科的工作经历。他们先后都参与了“6·23”阜宁特大风灾、“3·21”响水爆炸事故以及抗击甲流、禽流的医疗护理工作。这既是一批有理想有抱负的热血青年,更是一批医疗经验丰富的业务骨干,可说是医院的中坚力量。
    人到中年,谁都是上有老下有小,有的父母有病有的孩子幼小,有的妻子即将临产,但请战时没有一个提起。共同的心愿:国有难,召必应,战必胜!我要去前线!这是我们的职责!
    陈荣超、王晶晶一对小年轻“火线”领结婚证,成了抗疫紧张氛围中的佳话美谈。
    “我们自愿结为夫妻,从今天起……我们一定能够坚守誓言!”19日上午10点多,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隔离病房的小会议室内,鲜红的国旗下,一场简单又特殊的结婚领证仪式正在举行。该病区的护士陈荣超、王晶晶在当天喜结连理。明天一早,新郎陈荣超将参加市一院第二批驰援湖北医疗队出征。
    陈荣超、王晶晶两位90后,都是市一院ICU的护士。新冠肺炎疫情到来之际,两人均积极报名要求到抗疫前线工作。先后被调入市一院新组建的隔离病房、重症隔离病房,成为一院抗击新冠肺炎的排头尖兵。
    从相处到相识再到相恋,八载花落花开见证着陈荣超与王晶晶的甜蜜与美好,他俩相约在庚子年完成人生大事,2020。0202是他们相约领证的日子,可由于抢救病人没能如愿;2020。0214,他们仍然坚守在隔离病房又没能领成。
    这次,陈荣超的请战得到了批准,王晶晶下决心在荣超上前线之前,将女友的身份变成妻子,以此表示自己最大的支持;陈荣超知晓女友的心意,但也知道前方危险,思来想去,下决心在走之前将心爱的姑娘娶回来。
    2月19日上午,刚脱下防护服的王晶晶走出重症隔离病房,陈荣超捧着一大束鲜花迎上来,单腿跪下:“嫁给我!”在同事及院领导的见证下,民政局工作人员专程赶到医院,就在ICU隔离病房外的小办公室,为两人发放了结婚证,举办了结婚仪式。
    民政局特意挑选了两本序号尾数为“219”“520”的结婚证,以示深深的祝福。
    ......
    现在,我们已到达疫区的上空!已到达疫区的上空!”空姐甜美的声音带着一丝焦虑在机舱中回荡,队员们都下意识地压了压口罩。“白衣天使,你们了不起,感谢你们!”换上防护服的空姐与机长向医疗队员们深深地鞠躬致意,令医疗队员在感动之余也平添了一份紧张与凝重。作为工作十多年的医护人员,大家对防护服并不陌生。但当机长、空姐都换上防护服,第三次向医护人员致谢时,大家还是被震撼到了。
    武汉机场冷寂一片,曾经繁华喧闹的街头渺无人烟。夜色萧杀,寒风凛冽。颜春燕心头发悸一次次提醒着队员,拿好行李,尽可能减少与物体包括扶梯、门栏的接触。“保护好自己,才能更好地救护别人。我交给你的队员,你必须一个不少给我带回来!”临行时,院领导的嘱托牢牢刻在这位37岁队长的心头。
    2月2日晚,肩负着830万盐阜老区人民的重托,盐城市一院支援武汉第一批医疗队抵达武汉。
    与时间赛跑,与死神抢人
    滴—滴—滴,是治疗仪器不断的报警声,簌—簌—簌,是医护人员抢救病患快速的走路声,呼哧—呼哧—呼哧,是病人急促的喘息声,还有偶尔“丁当”一下输液瓶的碰撞声……病房笼罩着紧张有序又沉重的氛围,所有医护人员都处在高频率的工作节奏中,分秒必争医治、抢救病患。
    2月4日,身穿防护服的王玮、袁园作为盐城市一院医疗队的第一个班次的护士,走进了武汉同济中法医院的重症护理病房。
    口罩、帽子、面屏、护目镜、防护服、五层手套、三层脚套等等,这样的防护套装后要通过严格仔细的检查,只有穿戴合格才能进入重症隔离病房。进入重症隔离病房,还得再穿上隔离服、戴上头罩。为了便于相互辨认,用马克笔在防护服的前后写上自己的名字是唯一的办法。
    重症病房工作风险很大,队员们有着足够的思想准备。“插管是最危险的操作,因为在插管过程中,病人会有大量的喷溅物,所以我们必须戴上头罩。”王玮说的云淡风清,实质上这是个近距离与患者接触非常危险的过程。第一天接收的5个病患中,有3人要抢救,4人需要插管上呼吸机。对于王玮、袁园这样的业务骨干来说,在平时这些活儿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。但穿戴上全套的防护套装,整个人就显得累赘、拘束,五层手套让手感全无,就连输液、抽血都很不方便。
    离开重症隔离病房,同样必须经过若干道门。洗手,脱第一层鞋套;洗手,互相喷洒消毒液;洗手,脱隔离服;洗手,脱面屏;洗手,脱护目镜;洗手,脱防护服……“每个环节都有规范的操作要求,脱防护服得先解放一只手,然后从内向外脱,自上而下,脱完直接卷起来放入医疗垃圾桶。如果经过一道门,手与门把手有接触,那么手得消毒,还得给门把手消毒。”洗手、脱口罩、帽子这平时看来最为简单的操作,都必须按要求深深憋气,迅速脱掉丢入医疗垃圾桶,然后手消毒,进入隔壁的淋浴间。淋浴完毕,才可以彻底离开。
    走进同济中法医院,所有队员均直接进入实战状态,根本没有实习的时间,这对医护人员的业务水平、工作作风是个严峻考验。“没进重症隔离病房之前,心里面其实有点小紧张。但进去后,尤其是看到需要帮助的病患后,立刻冷静下来,这就是我的工作。”为了方便工作减少感染因素,女同事相互帮着绞短了头发。王玮为过新年在春节前特意烫了头发,90后的小帅哥由同事帮忙也“牺牲”了那时尚卷曲的头发。
    “我长这么大,可说是第一次穿尿不湿,可在班之时是不可能去WC,防护服穿脱特别费时间,一套好几百块钱哦。”小姑娘关甜笑出满脸红晕。由于防护服穿脱特别耗时费力,在武汉一线的医护人员进入重症隔离病房,几乎不喝水,大家都用上了尿不湿。
    虽然来的时候有心理准备,但实际情况严峻得超过医护人员所有的想象!抗疫第一线的高强度、高频率、高压力,都让颜春燕们有些始料不及。所有医护人员都是上班就冲刺、下班就独居的状态。当第一次脱掉厚重的防护服时,一直自诩“能扛”的颜春燕甚至有了缺氧的感觉。
    但我们从江苏到湖北从盐城到武汉,来是为了什么?来是干什么的!“病房就是战场,天使就是战士!”这是医疗队员的共识。救人、救人、救人!这是挂在所有队员心头的两个字。
    不同于隔离ICU,新改造的病区很闷热,通风设备不是很好,加上密封穿戴防护服和隔离衣,频繁地走动,不到一小时,队员们开始出现头晕心慌、喘憋等缺氧症状,面屏和护目镜上的雾气形成水珠不断地往下流,无法喝水加上大量出汗导致口干舌燥,防护服积水后更是憋闷。只有坚持,再坚持......
最最难受的时刻,是把呕吐快到嘴边的酸水又全都咽了回去。”赵宁玲那次差点没能缓过气来。考虑到工作期间(四个小时再加上穿、脱防护服还有前后消毒有六个多小时)不能吃喝,所以前一顿吃得稍微饱一点。没想到,工作强度一上来,顿时缺氧,胃难受得直想吐。赵宁玲亲眼看到两位同事,直接吐在防护服里。吐完了,出去清洗,重新穿戴,再回来工作。自此,赵宁玲上岗前的一顿饭,都会吃得特别小心,防止出现同样的情况。但缺氧的感受依然存在。那一天,胃部实在忍受不了,几轮反刍收缩后,胃液顷刻翻涌上来。赵宁玲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“坚持,坚持,再坚持”,她咬紧牙关,硬是把一口又一口酸水咽了回去。“病房就是战场!重症病房是‘一个萝卜一个坑’,如果吐了,不仅消耗了一身的防护装备,得出去重新穿戴,而且这个时间不短,工作量就会摊到别人头上。”眉清目秀身材高挑的赵宁玲,是市一院支援武汉医疗队的副队长,又是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书记:我是共产党员,我必须做出表率!
    “我们是ICU出身,我们的工作就是与时间赛跑,与死神抢人。”颜春燕、赵宁玲异口同声:“我们多辛苦一点,就能把更多的病人从阎王爷手上抢回来。”最开心的事,就是自己的病房有病患治愈出院的消息,队员之间都会相互传播,这是对自己的工作和付出最大的肯定。
    测量生命体征、发放口服药品、采集标本、正确执行医嘱……测体温、处理患者随时可能发生的问题,因为没有护理员,队员们还负责发放饭菜、打水、协助患者排便、留取标本、外出检查等等。清醒的患者会配合治疗护理,会根据需求按铃呼叫:“液体还滴不滴啦”“体温表找不到了再帮我拿一根吧”......但对于不清醒的病人,医护人员将要付出更多更仔细的检查与身体擦拭、输液、喂药、测血糖、喂饭甚至人工帮助排便等等……
    “防护服裹满全身,汗水湿透衣背”……队员们告诉我,回来一个月了,每每听到祖海的这曲抗疫版的《为了谁》,感触都特别深。每次出仓脱下防护服,衣服全被汗水浸透,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。一个班上下来,走路脚下都咯吱咯吱地响,因为汗水都顺着腿部灌进了脚部。摘掉口罩、帽子,开始最后一个消毒环节,用酒精清洗眼皮、睫毛、耳朵和鼻孔。最轻松的一刻,莫过于从隔离病区走出来,脱掉防护服和眼罩,瞬间感觉全身被密封的毛孔可以舒张开了,整个世界都明亮了。看着自己额头和脸颊上的勒痕、泛白的嘴唇、粗糙的皮肤……真的是好丑啊。爱美的小姑娘匆忙中带一两支口红,一点也派不上用场。
    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第一批支援武汉医疗队是一支比较年轻的队伍,年龄最大的37岁,最小的25岁,平均年龄31.6岁。重症医学科(ICU)二病区的护士严万里,正是年龄最小的那个。
    2月8日,严万里已经连续上了三个夜班,白天几乎都在睡觉。严万里一直在ICU工作,应该说重症病房内的所有仪器,都能操作自如。让小伙子不舒服的,是穿着防护服太闷、太累赘,工作起来很不方便。“最里面的防护服,是用胶布粘在身上的,动作幅度不能太大,否则胶布就断裂了。”
    病患的严重、医护人员超负荷的工作现状,激励着严万里也给他上了警醒的一课。就在第二个夜班,严万里突然发现对接的同事不见了。找寻了半天才发现同事在收工的瞬间晕倒了。高强度、长时间的工作,让不少医护人员在工作时专心致志浑然忘我,但一歇下来,顿时感觉吃不消,人就会瘫倒。无人对接工作,接班的人就得重新检查病患。三个夜班里,两次遇到这种情况。自此,严万里养成了书面交班的习惯,因为“万一哪天我也晕倒了呢?”
    “我的岗位就在ICU病房,厚重的防护装备遮住了面容。穿着成人纸尿裤争分夺秒,连续几个小时不喝水不上厕所,怕吃了喝了一出病区身上的防护服就浪费了,更要命的是还要费时费力再穿一回,只好憋着、扛着、熬着,难受难忍。每次脱下口罩和头套时,早已没了知觉,长时间戴着护目镜,会留下深深的压痕,从鼻梁和面部又多了一些红肿与疼痛。”采访时,压痕在春燕的鼻梁、额头依稀可见。“真不好看,但这也是战绩!”。春燕黑黑的大眼溢出水灵灵的笑意。
    不少病人走出了危重隔离病房,疫情一天天向好。3月23大家接到撤离回江苏的通知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,有的发了微信告诉期盼的家人,有的则没和家中通气想着给亲人一个惊喜。不想24日再次接到通知,全员即刻转移进驻武汉市肺科医院。武汉肺科医院病房条件比武汉同济中法医院更具挑战性,盐城市一院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将接管20张床位,全部是危重症患者。“无论是什么艰苦情况,我们盐城医疗队永远是一支拉得出、打得响的队伍!我们会坚持到底!”这是疫情决战的“山顶”之一,患者情况更严重。战斗需要我们,立即转换战场!队员们将打了包的行李又拆了下来。
    在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,收治的患者大多是新冠肺炎伴有COPD、心梗术后、糖尿病、高血压等基础疾病的,甚至少数患者还伴有肿瘤转移,卧床不起,生活不能自理。患者病情危重耐受力差,随时有转为危重型的危险,因此尤其需要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。

    “我们在查房时,对每一个患者潜在加重因素全面评估,对有基础疾病者做好深度排查。询问临床症状、心理状态,关注病患化验、影像的动态结果,及时判断病情的发展,准确书写病历文书。严格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,为病情不稳定病人做好保障,同时,也为前方方舱医院及发热病房转院患者做好充分准备,为生命争分夺秒。”市一院第二批增援武汉医疗队队长鞠云枫医师冷静持重。
    当看到病房里在生死线上煎熬的危重患者的状态,尽管早有思想准备,但这巨大的冲击还是令陈建军内心异常沉重,也更意识到自己肩上的使命与重任。从判断病情到确定救治方案,从诊疗护理到感染防控,丝毫不能松懈。无论是静脉穿刺,还是气管插管、气管切开,大家心里都明白,伴随这些操作而来的巨大风险。但不管多危险,不能退缩,也没有人退缩。“这是我们的身之所系,职责担当!无论多困难、多危险,都要坚守住这最严峻的一道防线! ”陈建军斩钉截铁。
    一日日的坚守,一日日的战斗,从来时的忧虑与沉重到现在的心中有数,一晃又是几十天过去了。来时,中心医院后湖院区的樱花树干瑟瑟,这几日,已缀满星星红色的叶蕾。
    血脉相连,与你共度劫难寒冬
    抗疫期间,病房里最常见的场景,就是医者握着患者的手加油鼓劲。每一次握手,都在传递力量;每一句话语,都是郑重的承诺:你以性命相托,我必全力拼搏!
    第一次走进病房,颜春燕即听到一阵压抑着的哭泣声。循声而去,一位中年女患者面对墙壁低声哭泣。“您怎么了?”春燕俯下身子。病人艰难地转过身来:“医生,请帮帮我!”颜春燕为之震撼:尽管这是自己的本职工作,但来自患者的这份依赖还是让她感动:“请放心,我们一定全力帮你!”患者泪水淌下了,颜春燕热泪盈眶:这是生命的重托与沉甸甸的信任,我们不能辜负!
    “医生,请离我们远一点!”赵宁玲所接管患者中有一位73岁的爷爷,因气管插管无法语言表达,他焦燥不安,手不停指向护理台上的纸笔。赵宁玲想了下捧着文件夹和笔送到了爷爷手上,爷爷费力且艰难的写着:“医生,离我们远一点!”赵宁玲百感交集走上前紧握住爷爷的手:“别怕!我们穿成这样,就是为了能够靠近你们呀!”
    “你们要保护好自己,平安回家!以后一定要带着家人来武汉,去吃叔叔亲手做的热干面!”一位出院患者拉着杨轶涵的手叮嘱。出了病房他边走边唱“我和我的祖国,一刻也不能分割,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流出一首赞歌......”那一刻,整个病房里所有医务人员和患者都一起唱起了这首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那一刻杨轶涵热泪盈眶:在隔离病房里不单有生死病痛,更有爱与感动,曾经我们素不相识,这一刻我们的心紧紧相连。
    当—当—当!病房中那位靠墙病床上的老人烦燥地敲着床档。“爷爷,您想说什么?”这位昏迷一个多月前日刚清醒的老爷爷,两行清泪挂在面颊。却原来是老爷爷听说一位同事因新冠肺炎去世,79岁的老爷爷性情绝望近乎崩溃。“纸!笔!”老人向孙敏要来纸笔颤抖着写下:我想孙女儿!孙敏使劲点着头,在纸上回应:我来想办法!孙敏那天下班在亲属探望区等候,一直等到老人的女儿来送日用品。第二日,孙敏喜颠颠地将手机举到了老爷爷的眼前,老爷爷眼睛闪亮了,这视频上不正是自己的孙女儿吗?却原来孙敏特意对老人的女儿说了此事并加了微信,当晚,老人的女儿就发来了孙女向爷爷问候的视频。老人热泪盈眶,将孙敏的手机紧紧贴到了面颊上。
    “爷爷您走好,您一定要多保重!”小关甜将82岁的老艺术家王爷爷送到了电梯口。爷爷深深的鞠躬令关甜及同伴们感动万分。对这位爷爷一个多月的精心护理,见证这位爷爷因新冠肺炎加肾衰、尿毒症再到肺部感染,从深昏、浅昏再到逐渐清醒,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老人对医护人员是满腔的感激与不舍。“回来一个月了,我的耳边常回响着爷爷‘小关关、小甜甜’的声音……”
    一封封感谢信,一个个小视频,一段段饱含深情的微信信息呈现在我眼前,见证着一段段生死搏斗间结下的医患深情......
    “我们谁也舍不得删掉这些信息,这是我们生命中难忘又无比珍贵的忆念,更是人生途中极其宝贵的财富。”李梦影、蔡亚红等队员异口同声。
    71天与新冠肺炎患者零距离的接触,71个日夜高强度的战斗,心中紧张吗?有思想负担吗?思念家人亲人吗?
    队员们点着头,沉默。
    队长颜春燕没有直接回答:“4月4号清明节,我们15个人在长江边,面对滔滔江水,为这场劫难中死去的同事与人们默哀。天色茫茫苍苍,每个人的思绪若江水般波涛起伏,这是我们来到武汉的第62天。丁瑶说,队长,如果哪天我也不幸染上新冠‘光荣’了,你记着要和单位上说,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家人和孩子!”
    “其实,我们每个人都是作好准备来的!我们自己是学医的,我们怎么不知道此行的凶险与艰辛!但是,这是我们的职责与使命,我们责无旁贷,我们别无选择!”经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特批,在武汉火线入党的颜春燕执著坚韧。
    情深谊长,一起守候春暖花开
    一碗汤圆,晶莹剔透放在眼前。咬上一口又甜又糯,芝麻馅的,好香啊!顾保娣微笑着沁出了泪花,随即将汤圆拍了下来发给家人。除夕当晚,顾保娣接到通知,因疫情严重,市一院组建发热门诊,顾保娣调入北院发热门诊。2月2日,市一院驰援武汉医疗队紧急出征。顾保娣只来得及通知一下家人,丈夫在出征前一刻匆忙赶来见一面。“说实在的,我现在特别想念我的两个女儿。新年以来,我跟女儿只见了一面,就是正月初一送她们出门。”
    这半生以来,过了多少生日?唯这个在前线过的生日颜春燕难以忘怀。“燕儿,吃碗面吧!”军人出身的父亲对女儿自小就有着严格的要求,尤其是“国家有难,必须有人挺身而出”的观念,更是渗透到了骨子里。颜春燕为自己泡下了一碗生日面(方便面)。面刚泡下,11岁女儿、同事们的祝福都到了。市一院“ICU护理铁杆群”玫瑰朵朵:“生日快乐,前线工作辛苦了!加油,希望大家平安凯旋!”春燕被暖的掉下了泪水。
    杨轶涵下夜班刚回宿舍,便收到了父亲发来的微信。说是微信,其实是一封家书,名为《致在抗击新冠肺炎一线女儿的一封信》。读着读着,泪水从杨轶涵眼里涌了出来。在信中,父亲杨为祥对女儿大加点赞:“我女儿这次去武汉不容易,疫情面前,你舍小家顾大家。做父母的除了骄傲和自豪,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外孙,做好你的坚强后盾!”杨轶涵的丈夫在德国进修,儿子今年才4岁,20天前刚摔伤头部缝了7针。但都没能阻挡她参加支援武汉的决心和信心。杨轶涵曾在湖北读书几年,对武汉这座城市有很深的感情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她即找护士长沟通:只要有任务去武汉,一定得让我去!
频繁地接触重症病患,让年龄最小的严万里对生命也有了更多思考。当看到病人躺在那里,眼神流露出强烈的求生欲望时,他感叹生命的脆弱,“珍惜生命”四个字再度涌上心间。“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加快速度抢救病人。”严万里是家中独子,严万里的父亲严志高曾当兵13年,党龄比儿子的年龄还长。严志高不断鼓励儿子:“英雄要有用武之地,成长不分逆境顺境!”但当儿子真到武汉参与救治重症病患了,做父亲的又开始担心儿子的安危,一天几个电话,“吃了没有”“睡得好不好”“一定做好个人的防护。”
    姜中华在前线写给妻子的家书令人感动;亲爱的,你的“孕”路上,我亏欠太多太多。2月19日中午,我陪你做完产检,在南京回盐城的高速路上,接到了上前线的任务。国家有难,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,职责所在、使命所然、责无旁贷。但内心矛盾,因为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你将临盆生产。这时我请缨一线便意味着你生产时我将不能陪伴。而你一句:“如果我是你,我会义不容辞报名,我和宝宝你放心好了,家里还有爸妈呢!”你的勇敢和担当打消了我的顾虑,我为你的坚强自豪!……
    队员们更有着共同的骄傲:病人听说我们是江苏盐城来的医生,知道盐城是新四军重建军部的地方,会向我们竖起大拇指!我们自豪我们骄傲!

    站在盐城市一院光荣榜前,59位勇士的笑颜光彩夺目,我久久伫立——让我记住你们的名字与模样;你们戴口罩露出乌溜溜大眼睛的样子很美,你们摘下口罩的容颜更美!真心想拥抱你们每一位,紧紧地拥抱!你们笑了,你们回来了,但心中还是满满的牵挂:
    叫我小可爱的老爷爷,您还好吗?解除居家隔离了吧?
    出院时双手合十为我们祈祷的大叔,摘下口罩您肯定更加潇洒!
    听说我们要回江苏,那位在酒店过道间跳起了西藏舞的保洁员大姐,您现在可以在晴川广场上跳舞了吧?
    还有一定要邀请我们去黄鹤楼下吃热干面的大眼睛叶阿姨,我们真的想去吃呢,也欢迎您来我们串场河畔,尝尝我们的“盐城八大碗”……
    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先后两批出征抗疫前线的年轻团队,意志在抗疫中淬炼,精神在磨砺中升华,境界在生与死的搏斗中拓展。与新冠肺炎生死之间的相搏,留给他们太多的感慨与生命启迪——
    病房是战场!刚从全市文明家庭颁奖典礼中赶回的何应丰:我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,是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,全国最早收治新冠病人,也是医务人员感染率较高的医院。在这里,我们有的同行从战士变成患者,倒在抗疫一线,我心里很难过。但我们能做的是擦干眼泪,继续战斗!
    病房是课堂!人类在大自然中是一个渺小的生物,一个病人的背后,就是一个大家庭,他们是儿子、丈夫、父亲,是女儿、妻子、母亲。我们竭力所能去抢救每一位患者,是我们这份职业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!刚下班工作服还没有脱的鞠云枫说。
    敬佑生命、救死扶伤、甘于奉献、大爱无疆。这将是我一生的坚守。这是珞珈学子穆根华的心声。
    下了飞机挥舞着鲜红队旗走在队列最前的王玮,高高、帅帅的小伙子,头发还没全长起来:健康、亲情最重要。回来了,一定要对老婆再好些!
    多救治一位患者,让患者少一份痛苦,我便多一份开心,我便多一份价值!我回家后爸妈高兴,连嘟嘟、小小都围着我兴奋地打转。我以为它们不认识我了呢!嘟嘟、小小是小姑娘关甜养的两只小狗狗。“我以后一定要多陪陪爸爸妈妈!”
    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……”让颜春燕、丁瑶、杨轶涵、徐海燕铭记终身的是在武汉的火线入党。在所住酒店的大堂内,在全体医疗队员的见证下,在鲜艳的党旗下高举右拳作出了庄严承诺……

    “国有难,召必应,应必战,战定胜!在祖国需要我们之时,我们仍然选择义无反顾!”这是年轻队员们共同的心声!
    每一个生命奇迹,都源于永不放弃的努力。
    所有的“重生”,都在诠释一个理念:生命至上、患者至上!
    市一院先后两批赴鄂增援医疗队,经历了疫情救治最吃劲的时刻,也见证了武汉解封的激动时刻。做到了收治患者“零死亡”、医务人员“零感染”、治愈患者“零返回”、安全管理“零事故”。这一仗,打得艰辛,也打得漂亮!不管多少泪水、他们相互鼓励,不管多少汗水,选择相信自己!        “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变成了一名战士,没有生而英勇,只是选择无畏!”这是颜春燕的原话,也是前后两批59名医疗队员的共同心声。
    这些“零死亡”“零感染”“零返回”“零事故”后面,是盐阜老区高天厚土热血荣光的传承,是新一代盐阜儿女白衣战士的使命担当。
    以生命践行使命,用大爱护佑苍生!
    春燕手机上是武汉结识的病人大姐发来的图片:柳丝拂扬层层绿意,樱花粉红簇簇灿然绽放漫天红霞。
    春,如约而至!



    作者 :张晓惠,江苏盐城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国家一级作家,书香盐城形象大使,全国三八红旗手。发表散文、随笔、报告文学五百多万字,出版《坐看云起》、《维纳斯密码》、《北上海》、《碧血雨花飞》等十多部散文、纪实文学作品集,先后获第二届中国女性文学奖、紫金山文学奖、全国纪实文学作品一等奖、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市政府文艺奖一等奖等多种奖项。



   
 
Copyright© 2014 Yancheng Wenxueyishuwang All Rights Reserved.
主办:盐城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本站最佳分辨率:1024×768 苏ICP备14035918号-1
xxfseo.com